关于我们 | English | 网站地图

碳中和背景下的 产业转型升级路在何方

2021-09-13 09:11:58 宏春观察   作者: zhou5605  

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将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”列为2021年八项任务之一;2021年3月15日,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提出:“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,要把碳达峰、碳中和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整体布局”。

今年7月30日,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“尽快出台2030年碳达峰行动方案”。那么,碳达峰行动方案应该包括哪些内容呢?本文进行简要讨论。

首先要讨论总体思路。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明确提出了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的指导思想,作为行动方案的顶层设计文件,内容可能包括:要坚持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,立足新发展阶段,贯彻新发展理念,构建新发展格局,坚持系统观念,以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为引领,以能源绿色低碳发展为关键,将碳达峰行动方案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整体框架和统筹推进“五位一体”总体布局;处理好发展和减排、整体和局部、短期和中长期关系,坚持总体部署,分类施策;节约优先,协同推进;创新驱动,两手发力;统筹有序,防范风险等原则,科学精准地推进碳达峰、碳中和工作。各地方各行业要研究提出碳达峰时间表、路线图和施工图,形成节约资源、保护环境、气候友好的产业结构、生产方式、生活方式、空间格局,坚定不移地走一条符合国情的生态优先、绿色低碳的高质量发展之路。

其次需考虑政策导向。考虑到“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、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”的阶段性目标,碳达峰、碳中和是我国的一项中长期发展战略和政策导向,尤其要处理好长期和短期的关系,科学谋划双碳目标的阶段性任务。从经济学角度考察,十年尺度是远景目标任务;206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,更是超长期的目标,虽然以同位素测量地球年龄的百万年单位来看,“十年”仅是短暂的一瞬。中央明确将“十四五”确定为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的关键期和窗口期。当务之急,是要在研究能流图和碳排放结构的基础上,研究制定到2030年碳达峰行动方案。处理好发展和减排、整体和局部、短期和中长期的关系,说易行难,既要有“全球思考、放眼世界”的胸怀,也要有立足当下、立足实际的劲头;既要有政策、产业调整、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的长期谋划,也要有淘汰落后、发展战略产业、园区优化改造等短期安排;既要有“全国一盘棋”的统筹谋划,更要有“从实际出发”的任务部署,从而使当前的投资既能产生短期促经济增长的效果,又能为长期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和双碳目标的实现奠定基础、创造条件。

再次是考虑重点任务部署。这是地方和行业都要遵照执行的,必须精准而科学。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提出,要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,要实施重点行业领域减污降碳行动,要推动绿色低碳技术实现重大突破,要完善绿色低碳政策和市场体系,要倡导绿色低碳生活,要提升生态碳汇能力,要加强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。按文件形成惯例,这“七个要”将在碳达峰行动方案中有所体现并进一步细化,甚至是“引句”。

能源绿色低碳发展是关键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、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等,都对能源结构优化,转化、利用效率提高,以新能源为主体的电力体系等提出要求。能源结构清洁低碳安全高效化,包括控制化石能源消费总量和能源强度,大力发展清洁能源,实施可再生能源替代行动,新增能源消费应主要由可再生能源担当;深化电力体制改革,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。短期内,要控制煤炭、石油天然气等传统能源消费总量,但尚不能一下子取消,否则难以做好电力迎峰度夏保障工作。新能源产业发展也面临诸多挑战,诸如新能源站场出现宽频带震荡、频率和电压稳定、微电网出现环流与谐振、直流传感和保护等等,尤其要统筹生产-输配电-消纳-节电等环节资源配置,保障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的稳定和安全。为此,不仅基础设施要改变,原来的支撑理论体系也要改变,由原来的系统论、控制论、博弈论(所谓“老三论”)变为突变理论、混沌理论、自组织理论(所谓“新三论”)。这些转变需要一个过程,不是“喊口号”“搞运动”就能完成的。

重点行业领域的绿色低碳转型,势在必行。能源生产的目的是消费,能源消费的主体是工业、建筑、交通和居民生活,碳达峰行动方案应当也必须覆盖这些重点行业领域。完成工业化、城市化的历史任务,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到2035年和到2050年的阶段性目标任务。“无工不富”,工业既为居民生活提供必需品,也是能源消费的重要领域;必须不断提高能源利用效率,而不能因为要“完成指标”就“拉闸限电”影响群众正常生活。中央政治局今年7月30日召开的会议提出,要坚持全国一盘棋,纠正运动式“减碳”,先立后破,坚决遏制“两高”项目盲目发展。从这个角度看,处理好培育和关停的关系,需要统筹平衡,一是满足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需要的产业不能关停;二是“十四五”规划的,如经济发展、城市建设、环境保护、民生改善等重大项目不能关停;三是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的项目不能关停。一些地方提出的“补链强链”项目要依据质量、能效、环保、安全等“尺子”进行评价,违反国家产业政策的高能耗重污染项目必须严格禁止;四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、贫困地区脱贫后国家扶持“五年”的项目不能关停,但要避免“产业转移带来污染转移”。这也是中央提出的处理好减污降碳和能源安全、产业链供应链安全、粮食安全、群众正常生活关系的重要方面。

行动方案的框架,也要安排怎么做、谁来做的内容,包括政策保障和组织实施。“怎么做”主要指政府将采用哪些政策措施,内容包括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,完善有利于绿色低碳发展的财税、价格、金融、土地、政府采购等政策,建立统一规范的核算统计体系,夯实碳达峰行动方案的基础;加快推进碳排放权交易,积极发展绿色金融。组织实施的内容,包括加强统筹协调,坚持党政同责,压实各方责任;拿出抓铁有痕的劲头,如期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的目标。

此外,行动方案将对各地方各部门提出要求,如要充分认识碳达峰、碳中和的重要性,细化考核制度,统筹有序地推动碳达峰、碳中和工作等。




责任编辑: 江晓蓓

标签: 碳中和背景 产业转型

更多

推荐专题

更多

行业报告 ?